边边边边边山

【EAE】#不知道是什么设定,大概就是阿尼玛死坏掉所以刺客导师们莫名其妙穿越到现代的故事吧

“大导师试试扫帚屠城不?很爽的!”
“大导师一起去游泳吗?”
“大导师你在游戏里屁股扭得好性感诶!”
——你就不能问些正常点的问题吗?
“Alty……”
——又是谁允许你这么叫我了?

此时的阿泰尔正强忍住怒火不让绑在左臂上的袖剑弹出来次完美刺杀,而一旁的佛罗伦萨之鹰——现在称之为小夜莺更加合适,正在喋喋不休着。
前一天大导师才被送来了这里并且惊讶的发现自己恢复了年轻时的样貌,认识了后代们与其他的刺客导师,强忍着莫名出现的头痛听着来自这个时期的刺客——他名叫戴斯蒙,把所有的事情解释了一遍。尽管阿泰尔已经尽力尝试,但戴斯蒙所叙述的东西仍然有许多还听不明白,只能靠近一千年前的那个时代一些意思相近的词语来曲解。
而现在,他又要忍着头痛,应付来自佛罗伦萨的,和他相差几百年的刺客大师艾吉奥,艾吉奥·奥迪托雷。

就在意大利导师一个一个问题接踵而至的时候,阿泰尔则在回想他的后代戴斯蒙所说的话。他记得因为不适而询问在头痛的间隙看见的一些模糊的幻象,戴斯蒙解释说是由许多原因引起的,其中之一是因为那个把他带来的“机关”的副作用,剩下的原因戴斯蒙叙述了很长一大段,阿泰尔也勉强理解了一小部分,剩下他最长提及的就是“出血效应”。艾吉奥说他在观看伊甸苹果留下来的影像时也有一点头痛,因为习惯了所以现在适应的很好。
但现在阿泰尔觉得头疼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面前这位“夜莺”导师(有时阿泰尔还是很佩服他的起名能力的)。阿泰尔在马西亚夫曾听过远行归来的兄弟说过佛罗伦萨人说话就像是唱歌一样富有节奏和旋律。现在他真正见识到了,刺客们的描述真是又精确又形象。

此时的佛罗伦萨贵族还在滔滔不绝。他昨天自述了一遍他从佛罗伦萨到罗马的经历,后来戴斯蒙又跟阿泰尔补充了艾吉奥漏掉没说的关于他年轻时的“色鬼”(这是戴斯蒙的原话)经历。(但更应该好奇戴斯蒙是怎么通过那个机关来观看……我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形容好,观看艾吉奥和那些女士的性行为——阿泰尔想)

“大导师!你在听我说话吗?”
看来艾吉奥对阿泰尔的选择性无视很不满。
“我也算很有诚心了,为了找你可是从意大利走到了马西亚夫,为了见你一面又是经历了艰难险阻才找到了地下图书室的钥匙。你不发表一下意见?”

这下轮到大导师来惊诧了。
眼前又浮现出一片模模糊糊的幻象。在他曾死去的地方,一片黑暗中墙壁上的灯被火把点亮,光描绘出一个面孔模糊的,穿着刺客袍的轮廓,轮廓在面前站定,蹲下,抚上他的指骨,手中石板上刻有的繁杂符文发出微黄的光芒,把来者的面容映亮——
他年轻时棕色的须发已斑白,脸上也被多年辗转刻上沟壑,但阿泰尔可以确定,这是艾吉奥。

——还真的被你找到了。
阿泰尔轻笑,抬手拍了拍面前这人的肩膀。

“好了,我的兄弟,停止你的抱怨。作为还没有给出的在这个世界的见面礼,一个拥抱如何?”

在名朋发的自戏,改了改发上来了
人物属于育碧,ooc属于我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