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边边边边山

看完战狼二突发奇想,爹叉爹,有人吃这对吗?
比如双方无意中见面之后发现对方和自己长得很像,于是互相了解,最后惺惺相惜一起作恶北美什么的……
化身北极圈战士大义凛然

关于大黄蜂更多想要说的东西

木子七monty:

这个补充也是没完没了了OTZ,不过纯粹是希望更多通过看电影入坑的朋友能够了解得更多而不是茫然地原地打转。


首先感谢 @中二病有所好转 写的一系列关于bbb的科普,解决了许多我想说又说不清的关于大黄蜂不是一个简单的扁平人物的事情。在这里附上太太的链接:
http://miisa.lofter.com/post/24b8e0_10592ffe
希望喜欢上bbb的gn们看一看,大概就能了解bbb是怎样的角色了。


相信很多gn和我一样,当初是因为看到前几部电影里可爱的bbb才入坑的。但是若是思维永远停留在一个可爱的吉祥物仿佛永远不会有负面的bbb的层面上,其实是对他本身的不尊重。


很多人也更偏爱tfp里的bbb,我在安利别人的时候也更多推荐他们看tfp,因为剧情制作有诚意,而且人物都比较丰满,世界观健全。但是有一点我最近想起来要提醒的是,吃了我之前关于tfp安利的gn要注意,不要把tfp当做任何tf角色性格的标杆,毕竟世界观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不要和真人电影的bbb串了。


真人电影由于篇幅问题可表现的实在是太少,但是外传漫画里是真的不少,甚至有一种“漫画里这个真的是bbb吗”的错觉。就算是tfp里面,开口说话的bbb也让很多人产生了不适应感。很多观众真的是更喜欢一个只要卖萌就好的bbb,这在b站弹幕里也有所体现。说实话有时候这种偏好有些让人不能忍受,典型的一处就是,有一集bbb的人类同伴受伤而bbb没有太大的事情,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愤怒里,甚至失控了。这时候弹幕上却有人说:


“bbb即使生气也没什么杀伤力萌萌哒233333”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在bbb真切的悲伤并且自责的时候,一些所谓的“bbb粉”却仍然用“卖萌中二可爱”的表面人设去绑架他。这不能称之为喜欢。


有一种说法是,很多外放类型的看起来乐观而且没心没肺的人物,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悲观和纠结,这是很有道理的。我个人认为tfp里bbb可以说话之后让人感觉反差太大的原因不只是缺少了听起来确实很卖萌的电子音,还有一个原因是,在擎天柱离开执行任务后作为代理指挥官的bbb,可以收起在老大哥都在的情况下表现出的没心没肺和依赖,将内心中沉稳和复杂的思维释放出来了。


剧场版对bbb的表现是冰山一角,但是可以明确得看出来(从弹幕数量看出来尤其是以前的一些“亲妈粉”的消失)剧场版实干型的bbb不那么受欢迎了。


就像是沉默寡言的声波如此受欢迎一样,tfp里对声波的表现也有些扁平,当然细节有很多,但是观众更乐于接受papa所谓“话不多人狠还一心一意”的表面设定,并不在乎很多地方表现出的声波的小心思和沉默中的其他性格,忽略了他复杂强硬或者阴狠的一面,声波真的是忠诚的吗?还是只是选择了他认为对自己最有利的行动?试图去思考这些的人真的不多。我只想由衷地说一句,扁平化的人物还真是受人欢迎……毕竟看动画一大好处就是少动脑子。


我还是希望真的喜欢上bbb,进而喜欢上tf的gn们,不要受网络上的一些评判的影响,通过补原作去自己了解人物和故事。我还是按照原来的推荐顺序,喜欢真人世的gn一定要去看真人世漫画,然后同时补tfp。等真正爱上tf之后可以看g1动画。g1动画的角色虽然由于受众原因尤其扁平,但是角色位置和关系可以理顺,而且由于是原初设定来源,因此还是应该作为基础来看的(配合弹幕吐槽效果加倍……)。接着就是更为复杂但也精彩的idw漫画。


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创作同人的gn最好标明一下自己依据的世界观,毕竟有些世界观的角色差距很大,混在一起不太好,会给人困扰。


最后,愿每一个世界观和tf都能被温柔和理性相待。

天涧飞通钟灵远

因为平时上课忙,一直没有时间来画,一幅画拖拖踏踏画了半年还要多

一个跨时代跨次元的脑洞

美好的下午,阳光透过窗子在地板投下一抹明黄,一派温馨和谐的景象。
天色尚早,亚诺拿着手机消遣,法国刺客对新生事物的接受速度很快。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屏幕,紧接着“哇哦”一声。
“怎么了?”
一旁瘫在沙发椅上看国际新闻的弗里茨饶有兴趣的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内容,他平时对这个自己小粉丝的朋友,晚几十年的后辈颇感印象不错。
屏幕上,一个穿着超短裙的金发萝莉很是养眼。
“没想到你还好这口。”弗里茨挑眉。
“等等,你先看看这个。”亚诺说着,点开人物故事。
嗯,欧皇少女拿破仑……这个名字有点眼熟啊,再看看人物这熟悉的三角帽和三色国旗……
弗里茨忍不住鼓起了掌。
“现在的年轻人真有创造力。”亚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叹。
“我觉得弗里德里卡会喜欢这个,大概。”
“谁在叫我?”话音刚落女人就走进客厅,围了上去。“在讨论什么?”
“诺。”手机奉上。
弗里德里卡皱眉,一阵短暂的沉默。
“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着她捂住嘴,毫不吝啬地笑了起来。
接着亚诺也跟着笑出了声。
接着弗里茨也忍俊不禁,可是他的笑意不深。
“在笑什么?”
最后当事人走进客厅,看到笑作一团的三人尴尬的摸了摸后脑。
于是笑声更大了。

后来。
“亚诺·多里安,不要把这些奇奇怪怪的衣服套在我身上,我不是女人!还有腓特烈,收回你的手机,别照!别照!大帝!大帝!男神!!”

萌王ex二测玩后有感

微信群里的日常#1
人物属于育碧,ooc属于我

【AEA】【OOC注意】关于最近甄嬛AU的一个产物,微信对话系列的背景大概跟前面的某篇文章一样吧,刺客导师们因为阿尼玛斯故障穿越到现代什么的xx

【EAE】#不知道是什么设定,大概就是阿尼玛死坏掉所以刺客导师们莫名其妙穿越到现代的故事吧

“大导师试试扫帚屠城不?很爽的!”
“大导师一起去游泳吗?”
“大导师你在游戏里屁股扭得好性感诶!”
——你就不能问些正常点的问题吗?
“Alty……”
——又是谁允许你这么叫我了?

此时的阿泰尔正强忍住怒火不让绑在左臂上的袖剑弹出来次完美刺杀,而一旁的佛罗伦萨之鹰——现在称之为小夜莺更加合适,正在喋喋不休着。
前一天大导师才被送来了这里并且惊讶的发现自己恢复了年轻时的样貌,认识了后代们与其他的刺客导师,强忍着莫名出现的头痛听着来自这个时期的刺客——他名叫戴斯蒙,把所有的事情解释了一遍。尽管阿泰尔已经尽力尝试,但戴斯蒙所叙述的东西仍然有许多还听不明白,只能靠近一千年前的那个时代一些意思相近的词语来曲解。
而现在,他又要忍着头痛,应付来自佛罗伦萨的,和他相差几百年的刺客大师艾吉奥,艾吉奥·奥迪托雷。

就在意大利导师一个一个问题接踵而至的时候,阿泰尔则在回想他的后代戴斯蒙所说的话。他记得因为不适而询问在头痛的间隙看见的一些模糊的幻象,戴斯蒙解释说是由许多原因引起的,其中之一是因为那个把他带来的“机关”的副作用,剩下的原因戴斯蒙叙述了很长一大段,阿泰尔也勉强理解了一小部分,剩下他最长提及的就是“出血效应”。艾吉奥说他在观看伊甸苹果留下来的影像时也有一点头痛,因为习惯了所以现在适应的很好。
但现在阿泰尔觉得头疼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面前这位“夜莺”导师(有时阿泰尔还是很佩服他的起名能力的)。阿泰尔在马西亚夫曾听过远行归来的兄弟说过佛罗伦萨人说话就像是唱歌一样富有节奏和旋律。现在他真正见识到了,刺客们的描述真是又精确又形象。

此时的佛罗伦萨贵族还在滔滔不绝。他昨天自述了一遍他从佛罗伦萨到罗马的经历,后来戴斯蒙又跟阿泰尔补充了艾吉奥漏掉没说的关于他年轻时的“色鬼”(这是戴斯蒙的原话)经历。(但更应该好奇戴斯蒙是怎么通过那个机关来观看……我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形容好,观看艾吉奥和那些女士的性行为——阿泰尔想)

“大导师!你在听我说话吗?”
看来艾吉奥对阿泰尔的选择性无视很不满。
“我也算很有诚心了,为了找你可是从意大利走到了马西亚夫,为了见你一面又是经历了艰难险阻才找到了地下图书室的钥匙。你不发表一下意见?”

这下轮到大导师来惊诧了。
眼前又浮现出一片模模糊糊的幻象。在他曾死去的地方,一片黑暗中墙壁上的灯被火把点亮,光描绘出一个面孔模糊的,穿着刺客袍的轮廓,轮廓在面前站定,蹲下,抚上他的指骨,手中石板上刻有的繁杂符文发出微黄的光芒,把来者的面容映亮——
他年轻时棕色的须发已斑白,脸上也被多年辗转刻上沟壑,但阿泰尔可以确定,这是艾吉奥。

——还真的被你找到了。
阿泰尔轻笑,抬手拍了拍面前这人的肩膀。

“好了,我的兄弟,停止你的抱怨。作为还没有给出的在这个世界的见面礼,一个拥抱如何?”

在名朋发的自戏,改了改发上来了
人物属于育碧,ooc属于我

【内置法鲨水仙注意】看电影时的脑洞……人物属于育碧,ooc属于我